注册 |  登录
您的位置:主页 > 风水鉴赏 > 民居风水 >

宋代李国师与永嘉楠溪江村落风水

2014-04-24 14:11  】 点击:共有  条评论
当人们徜徉在苍坡、芙蓉等楠溪江古村落时,北斗七星、文房四宝、粮船泊位、出水莲花这些既追求与自然山水的融合,又带有风水色彩的规划建筑,无不让世人为之惊叹,为之留连忘返。而在其背后,流传着一位姓李的国师,据说他具有非凡的风水学造诣与高深的文化

 


 

     当人们徜徉在苍坡、芙蓉等楠溪江古村落时,北斗七星、文房四宝、粮船泊位、出水莲花……这些既追求与自然山水的融合,又带有风水色彩的规划建筑,无不让世人为之惊叹,为之留连忘返。而在其背后,流传着一位姓李的“国师”,据说他具有非凡的风水学造诣与高深的文化涵养。那么历史上是否有其人?他和楠溪江古村落有着怎样的情结?请看——

 一、一个迷雾重重的传说

 鲁迅先生曾说过“江浙人相信风水”。此话不虚。遍闻省内名村,无不与风水扯上关系。如武义郭洞村、俞源太极星象村、兰溪诸葛八卦村、鄞县走马塘村、宁海前童村、建德新叶村,永嘉岩头村、苍坡村、芙蓉村、屿北村等等,都有一个神奇的风水传说。

  永嘉先贤对环境风水非常重视,不论城邑建设或村舍选址,都要请风水先生相地。早在东晋明帝太宁元年(323年),为修建永嘉郡城,邀请了当时的大学问家郭璞(被后人称为“风水鼻祖”)过来指导。因此,堪舆风水在永嘉几乎成为了习俗,尤其在楠溪江中游一带最为盛行,聘请风水师的档次都非常高。如宋代的苍坡村、元代的芙蓉村、明代的岩头村等等,都流传着一位姓李的“国师”为该村规划过风水的故事。这些村落的规划布局因地制宜,追求与自然山水的融合,风水名目众多,如:北斗七星、文房四宝、粮船泊位、出水莲花……建筑形式自由、多样,层次分明。足见“李国师”非凡的风水学造诣与高深的文化涵养。

 近年来,关于“李国师”的风水传说,引起了国内风水界的关注。中国易学堪舆研究院院长亢亮、北京大学城市与环境学系博士刘沛林等一些所谓的风水名家纷纷将这些故事编入他们的著作里,并被诸多风水爱好者当成重要实例加以学习与研究。同时也遭到了一些建筑学家及游客的质疑与批判。他们认为“李国师”的风水布局之说荒诞无稽,纯属虚构,为此引起了很大的争议。

 芙蓉村、苍坡村、岩头村是楠溪江古村落群中的典型代表,至今仍能看到诸多明代时期的建筑。这些建筑布局严谨,古朴大方,符合传统风水学的要求,具有极高的研究价值。当然也是永嘉耕读文化的具体体现,更是中华建筑文明的宝贵遗产。假如我们对这三个古村落的建筑历史和规划设计师都模糊不清、以讹传讹的话,那么在对楠溪江的宣传力度上势必打了折扣。

 楠溪江中游盆地,山水形胜,人杰地灵,历史悠久,文化背景深厚,与传统风水学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为此,我们不需避讳,应当以实事求是的态度,将这些问题展开讨论与研究,希望能拨开雾障,厘清“李国师”与楠溪江古村落风水相地的事实与真相,这样才能让世人真正了解永嘉楠溪江的宗族文化、耕读文化、村落文化、建筑文化、风水文化……

 

 二、“李国师”风水相地说

 1、“李国师”宋代苍坡村风水布局说

 苍坡村位于岩头镇以北约2.5公里处,始建于五代后周,为李姓聚居之地。据说在宋孝宗时期,苍坡村李氏九世祖李嵩曾邀请“国师”李时日来该村相地。《风水与城市》(作者亢羽、亢亮)一书中有着详细的描述:苍坡村(建于公元1055年),是根据风水学的阴阳、五行说规划建设的。宋孝宗淳熙戊戌年(公元1178年),苍坡村第九世祖李嵩返乡探亲在此遇云游的国师李时日。国师按五行说,认为西方庚辛金面向远方的山形似火的笔架山,相克不利,而北方壬癸水又无深潭厚泽以制火。东方甲乙木又会助火燃,南方又是丙丁火,故四周均受火胁。宜在东、南建双水池,并围村开渠,引溪水环村,以求风水化煞。随后建了人工东、西双池。同时,以池水为“砚”,池边置放长条石以象征“墨”,池边主街笔直对向村外的笔架山,象征“笔”,故名此街为“笔街”。而全村宅院一片片,象征“纸”。从而形成“笔、墨、纸、砚”的传统“文房四宝”,化风水学上的凶煞为吉祥。

 以上关于李氏九世祖李嵩邀请“国师”李时日来该村风水相地的说法,后来在台湾张明觉先生的《风水与村镇》;刘沛林先生的《中国国家地理·风水专辑》,覃兆庚先生的《建筑风水美学》;张新荣先生的《山西建筑·楠溪江古村落探微》;颜延真、孙鲁健先生的《中国风水文化理论演变和实践》等等著作中都有相同的记述,影响很大。

 2、“李国师”元代芙蓉村风水布局说

  芙蓉村位于岩头镇以南的永仙公路西侧,楠溪江之畔,始建于唐代末年,为陈姓聚居地。村中本无芙蓉,只因在西南的青峦之上耸立着三座岩崿,状若芙蓉,倒映于村中央的一方水池之中,村名缘此而来。据芙蓉村《陈氏宗谱》载:唐末,为避乱世,有陈氏夫妇,从永嘉城北徙,沿楠溪江往深山坳里,至芙蓉峰下,只见此地:前有腰带水,后枕纱帽岩,三龙抢珠,四水归塘。于是筑屋定居。南宋末年,元军南下,村人陈虞之“率族拒敌,困岩三载”,终因弹尽粮绝,自刎殉国,村子也因此被元军烧毁。元至正元年(1341)开始重建。

 在这次重建中,流传着芙蓉村陈氏十八世祖陈贵道邀请“国师”李时日布置“七星八斗”的风水的故事。在《中国名村风水·永嘉芙蓉村》(台湾张觉明先生编著)一书中这样说:据记载,元至正元年(1341),十八世祖陈贵道邀请国师李时日规划重建村落,村落平面呈莲花形,坐北朝南,当时村落布局运用风水堪舆中“象”的思想,按“七星八斗”的格局规则设计。寓意魁星点斗,人才辈出。“星”是指道路交会点高出地面的方形平台,“斗”是指散布在村内的水渠交汇点的方形池,“七星”翼轸分列,“八斗”呈八卦状分布,道路、水系都是结合散布的“星”、“斗”而形成系统的,其规划布局隐喻村寨可纳天上之星宿,望子孙后代人才辈出如繁星。以天上的人与人才相对应,果真如此,村里曾出过十八位在京同朝为官,世称“十八金带”。


 3、“李国师”明代岩头村风水布局说

 岩头村位于楠溪江中游西畔,介于苍坡和芙蓉之间,因地处芙蓉三岩之首,故名岩头。该村始建于初唐。宋末元初,始祖金安福(1250-1318)从附近的档溪西巷里迁居于此。

 据说岩头村在明朝嘉靖年间曾经经历过一次大规模的规划与修建。此间岩头村有一位叫桂林公的地理师得到宁王幕下谋士“国师”李自实的帮助,规划了岩头村的风水布局。王其钧先生在《店铺云集岩头村》一文中说:岩头村的规划离不开“阴阳师”和地理师。桂林公是明代嘉靖年间对岩头村规划起到重要作用的一位地理师。《岩头金氏宗谱·桂林公行状》说他“屡试不中,转而习青囊,相宅卜地”。传说他还得到宁王幕下谋士“国师”李自实的帮助,其策划的营造肯定都经过堪舆风水的考证。

 以上关于“李国师”帮助桂林公岩头村风水规划的说法,此后在台湾张觉明先生的《中国名村风水》、陈志华教授的《楠溪江中游》以及2006年2月7日的《中山日报 》等书籍、报刊中都有相同的记述。

 三、“李国师”其人质疑说

 归结“李国师”在楠溪江中游古村落的风水布局的说法,共有三种:

 1、宋代苍坡村风水相地说,时间发生在淳熙五年(1178年);

 2、元代芙蓉村风水相地说,时间发生在至正元年(1341年);

 3、明代岩头村风水相地说,时间发生在嘉靖年间(1522~1566年)。

 根据以上各朝纪年推算,假设“李国师”当年20岁来苍坡村(宋淳熙五年即公元1178年),那么到了元代重建芙蓉村时(至正元年即公元1341年),时代已经相隔了163年,也就是说,“李国师”的年龄必须在183岁以上才有可能到过芙蓉村。

 明嘉靖朝共45年(1522年~1566年),就算“李国师”在嘉靖元年(1522年)来岩头村。这时与元至正元年(1341年)还是相隔了181年,那么“李国师”的寿命至少要活到364岁以上。

 由于这些古村落的建设历史出现如此矛盾的说法,受到了国内一些著名的建筑学家、游客的质疑与批判。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陈志华教授说:据传说,元至正元年(1341年)重建芙蓉村的时候,也是李自实看风水,做规划的。这些故事荒诞无稽,而且一个“国师”李自实,从南宋历元代而直到嘉靖年间还在,显然也是虚构。

 清华大学工学系王其钧博士对此也提出了相同的观点:宋淳熙至元至正,在时间上还说得过去,但明代嘉靖年间桂林公请李自实规划岩头村可就是根本不可能的事了,因为一个李自实是怎么也不能由宋代活到明代的。越不可能的事,传说也就越生动、离奇、有趣。

  昵称“野娃”的游客在《户外资料网》上发表日志:说到这里,我们发现一个十分有趣的现象:芙蓉、岩头、苍坡三个古村的相关旅游文介里,均称村落的规划出自“国师”李时日的手笔。本来并不稀奇,相互毗邻的几个村子,请一位大家公认的风水大师给勘察一下,做个规划,很寻常的事情,不值得大惊小怪。但问题出在时间上。地点、事件吻合,只是年代悬殊,不能自圆……要么是重名,要么是高寿。不过,但凡这类高人,重名概率极低,能活二三百岁,可能性更小。

 以上的质疑中都有一个相同的理由,即“李国师”从宋代活到明朝嘉靖年间不可能。尤其认为岩头村的传说纯属“虚构”。

 可见他们是将“李国师”设定为宋时期人物,故有以上观点。原因可能是认为宋代的“李国师”没有年龄上的“矛盾”吧!

 如果按照这样的推论,是否只有宋代苍坡村的“李国师”传说最为真实可信了呢?就此问题,这些学者并没有作出说明。

 假如不熟悉宋淳熙时期的历史,又没有时间去考查的话,还是不要主观猜测较好。不然的话,假使某村再冒出了个什么唐代的“李国师”来,难道要我们回过头来再批判苍坡村的“传说”也是荒诞、虚构的不成?

 当然,虚构的事物是经不起检验的,而未经过了解与调查的论断只能是臆测。虽然将芙蓉、岩头村的传说与苍坡村作对比后,发现“李国师”的年龄难以自圆。但是,我们只要将“李国师”当成三位同姓同名而生于不同时代的人物来研究,就不会出现“年龄”上的问题。无论宋淳熙时期的“国师李时日”,或元至正时期的“国师李时日”以及明嘉靖时期的“国师李自实”,只要历史上确有其人,那么“国师”级别的人物在各代历史文献中必定有所记载,考之真伪,并不困难。

 四、“李国师”其人考

 1、宋代苍坡村“李国师”考

 “国师”称号在古代一般是指太师或佛教徒中的一些德学兼备的高僧。宋承唐制,三师、三公不常置。查遍《宋史·列传》不见李时日其人。另外宋代佛教是禅宗的全盛时代,禅僧获得赐号者极多,未见有“国师”的称号。可见宋代苍坡村的“国师李时日”相地之说难以令人信服。

 2、元代芙蓉村“李国师”考

 元朝是由北方蒙古族建立起来的王朝,当时的统治者把国民分为四等(蒙古人、色目人、汉人、南人)。在政治上,规定中央和地方高级官吏必须由蒙古人或色目人担任,汉人最多只能做到副职(南榜进士中最高的官衔仅为御史台及六部尚书)。要想做到位列三公的“国师”级人物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元史·列传》中找不到“李时日”的片言只语。另外元代佛教徒中被称之为“国师”者众多,但基本上是西域僧人,汉人仅九位,其中没有李时日之人。可见元代芙蓉村“国师李时日”之说也有问题。

 3、明代岩头村“李国师”考

 经笔者考查史料,明代有一位名叫“李自实”的人,《明史·鞑靼传》:

 万历三十一年,海部数入陕西塞,兵备副使李自实,总兵萧如薰、达云等击走之。

 可惜此公乃万历年间的一位边陲守将,时代与职业都对不上。

 根据王其钧博士在《店铺云集岩头村》一文中说到的“明代嘉靖年间……宁王幕下谋士国师李自实”的一段话,可见“李自实”与明朝嘉靖年间的“宁王”有关。考《明史》发现明代“宁王”只有四位,分别是:宁献王朱权(洪武二十四年受封)、宁靖王朱奠培(正统十四袭封)、宁康王朱觐钧(弘治五年晋封)、朱宸濠(弘治十年嗣位)。正德以后再不见史传。原因是正德十四年,第四代宁王朱宸濠谋反,后被“心学大师”儒将王守仁擒获,既而朝廷废除了宁王封号。《明史·本纪·武宗》:

 十四年六月丙子,宁王宸濠反……丁巳,守仁败宸濠于樵舍,擒之。八月癸未,车驾发京师。丁亥,次涿州,王守仁捷奏至,秘不发。

 王守仁,字伯安,世称王阳明,浙江余姚人,生于明朝成化八年(1472年),弘治十二年进士,授兵部主事,人生最大的军功就是平定了这场“宁王之乱”。《明史·列传·王守仁》:

 行至丰城而宁王宸濠反……又为蜡书遗伪相李士实、刘养正……宸濠舟胶浅,仓卒易舟遁,王冕所部兵追执之。士实、养正及降贼按察使杨璋等皆就擒。

 此处突然冒出了一位被宁王朱宸濠封为丞相的“李士实”。可谓“柳暗花明”。虽“士实”与“时日”、“自实”名字不尽相同,但永嘉方言读音是完全一样的,可见宁王幕下确有“李自实”其人。

 续考王守仁平定“宁王之乱”的相关史料,在其《奏闻宸濠伪造檄榜疏》一文中发现了宁王曾封李士实为“军师”、“太师”的说法:六月十三日宁府生日,次日各官谢宴,突起反谋……声言要取南京,就往北京。十六日亲出城外迎取安福县举人刘养正,十七日迎取致仕都御史李士实,该入府内,号称军师、太师名目。

 可见“国师”之说,有其依据,在《明帝列传·正德帝》(张仁忠编撰,2004年版)一书中即有“国师”李士实的记述:

 后来宸濠起兵举逆,尊李士实为国师,且约事成之后,与刘养正并拜左右丞相,爵为上公。

 可见“李国师”确有其人,并非“虚构”。永嘉楠溪江中游古村落里传说的“国师”李时日或李自实,其实就是明代正德年间“宁王之乱”中的丞相、军师、太师、国师李士实。

 五、谁请“李国师”来永嘉?

 关于“李国师”到永嘉看风水的几种版本中,宋代苍坡村的李嵩、元代芙蓉村的陈贵道“邀请说”已经排除。明代岩头村的“嘉靖说”虽然年代最为接近,但还有误差,并且“桂林公”其人存在疑问。另外岩头村还出现了一个“八世祖金永朴聘请李国师相地”的说法。苍坡村、岩坦的屿北村则流传着“李国师”来永嘉“探望朋友”、“云游察访”等说法,仍然让人觉得有些扑朔迷离。

 1、“嘉靖”岩头相地说年代有误

 《店铺云集岩头村》、《楠溪江中游》等著作中所载的“李国师岩头村风水相地说”发生在明朝嘉靖年间。这与史实不合。武宗朱厚照(正德年间)是明朝的第十一位皇帝,而世宗朱厚熜(嘉靖年间)是明朝的第十二位皇帝。正德十四年(1519年),宁王朱宸濠蓄谋篡夺帝位,因形迹败露,于六月十四在封地南昌(今属江西)举兵谋反,自称监国,年号顺德,以致仕都御史李士实、举人刘养正为左右丞相。明提督南赣军务右副都御史王守仁率兵应战,历时43天(七月廿六日),朱宸濠、李士实等人兵败被擒。因此嘉靖时期不可能再有叛臣李士实的出现,可见“嘉靖之说”明显有误。

 2、“桂林公”并非明代人物

 以上《楠溪江中游》、《中国民居的村落与规划》等书籍中皆提到岩头村的“桂林公”邀请李国师风水相地的说法。根据岩头村《金氏宗谱·桂林公行状》:

金继攀,字月丹,号桂林……乾隆辛酉(1741年)科选拨,壬申(1752年)恩科,顺天举人。

 以上记载的“桂林公”乃清乾隆时期人物,这与明代正德年间相距已达300来年,可见岩头桂林公聘请李士实相地之说犹如“关公战秦琼”根本挨不上。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Copyright © 2013-2018 WWW.ZCFSS.COM 潮流时尚网 风水学院 版权所有 【编辑信箱】: zgfsxy@163.com QQ: 收费业务预约 654593354 收费业务预约 524153840 QQ: 玄空风水及杨公风水培训咨询 524199848 易学风水同业合作 798034168 Power by DedeCms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 粤ICP备13005171号-1 统计